点击关闭

演法动作-唱念做表都按照梅先生盛年时的演法来学习

  • 时间:

【囧妈保底协议终止】

▌杜近芳《廉錦楓》這出戲也是梅蘭芳先生早年的一齣花衫歌舞戲,是京劇宗師、武生泰斗楊小樓先生幫助梅先生編排的。當時,楊小樓先生為梅先生設計了一些獨特的身段技巧,非常有特色。這出戲邊唱邊做,載歌載舞,也很吃功夫。

後來,我參加了中國戲曲研究院京劇實驗工作第一團,梅先生是我們的院長。在黨和人民的培養以及梅先生的提攜下,我的舞臺生涯揭開了新的一頁。(37)

我問梅先生,找誰學去呀?梅先生說:“找我周圍的人啊,你找誰都成啊,他們有時候比我還記得準我早年的演法。你已經有功底,也都學過、唱過,先讓他們給你說路子,我再給你加工。你要有什麼不明白的,別一樣一樣地問我。你把問題攢一塊兒,一次性問我,我給你說。”

梅先生特別叮囑我,學習他的戲,要學他在抗戰前的唱法和舞臺風貌。梅先生跟我說:“你要是真喜歡我,可別唱我抗戰後的,我那時候不盯啦!8年沒怎麼唱了。我們說‘千練不如一演’啊,我8年沒上臺,都生分了。你在台底下怎麼練也不成,一見觀眾就不一樣了。你要學,就學我從前的。”

1958年,我要演出《廉錦楓》。梅先生跟我說:“這裡面的很多身段動作,我現在走不了啦。這麼辦,當年是楊小樓先生幫我設計、編排的,這回啊,你讓少春給你示範動作、加加工。”於是,他對李少春說:“少春,近芳要演的這個《廉錦楓》是楊小樓先生幫著我弄的。我讓賈世珍給她說地方,我給她站站位置,我就不示範出來了。我要能示範出來,我就能唱了,但我示範不動了。近芳示範一遍,你給她加工身上。”

我謹遵梅先生的教導,向王少卿老師、賈世珍老師、馮金芙老師等梅先生常年的合作者和熟悉梅先生的身邊人問藝,向他們請教早年的梅派戲,也就是抗戰前的舞臺風貌。我的身段,也是追隨梅先生早年的演法。總之,唱念做表都按照梅先生盛年時的演法來學習。

我在學習和演出實踐中遇到的各種問題,都向梅先生請教,梅先生也都給我舉一反三式地一一解答。有很多戲,梅先生非常細緻地給我摳。有時候,我是和梅葆玖一塊兒學,更多的時候就我一個人。

當時,我有一個助教老師叫賈世珍,他是長期幫助梅先生做業務工作的,而且在臺上傍著梅先生。對於我來說,賈老師是不可缺少的。《廉錦楓》這出戲,就由梅先生、李少春先生和賈老師三位一同幫助我排練,1958年演出時,受到觀眾很熱情的歡迎。